在1990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张孝文

1990年9月12日

同学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1990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首先我要代表学校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和热烈的欢迎。

    今年我们共录取硕士研究生749人,博士生116人,在录取的749名硕士中应届毕业及已经有实践锻炼的比例大体上各占50%左右,其中四年以上工龄的有101人,保留入学资格经过工作锻炼两年返校的有169人。

    今年录取的116名博士生,除少量委托代培及定向培养生外,其余全部实行助教博士生制度,这是我们在研究生培养及人事制度中的一项重要改革,大多数同志已经在9月1日报到上岗。希望你们能在这项改革中通过亲自实践,总结经验,使这项改革不断深入完善。

    虽然你们中相当一部分同学,大学或者硕士阶段是在清华渡过的,但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学校的情况简要介绍一下还是很必要的。清华建于1911年,明年我们将过80周年校庆,刚建校时是一所用美国退还的部分庚款而建的留美预备学校,在1925年开始设立大学部,在1928年改名为澳门赌场平台。解放前38年学校共毕业了2549名学生。我国相当一批在国际国内著名的老科学家、老工程师、老教授及社会活动家都曾经求学于清华。认真研究一下清华的校史就可以看出在历史上清华一直存在着两种传统的斗争,这就是半殖民地的奴化教育与为民族独立解放而奋斗的革命传统之间的斗争。像施滉烈士、朱自清、闻一多教授就是代表民主的革命传统的杰出代表,解放前夕清华有大礼堂派(革命的、进步的)与同方部派(代表反动的)的斗争。清华革命传统中最宝贵的核心是什么,我个人认为那就是与民族的、与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休戚相关的爱国主义精神。我们讲要继承清华光荣的革命传统指的就是这种精神。

    解放以后40多年学校无论从规模到水平都有了重要的发展和新的提高。40多年来我们已经为国家输送了65551名毕业生,这个数是解放前毕业生的20多倍。今天在社会主义建设各个岗位上都可以看到大批清华毕业生为人民所作出的重要贡献。他们为学校赢得了声誉,是学校的骄傲,也是我们所有步入清华的各类学生学习的榜样。清华的光荣传统在今天新时代的体现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就是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积极贡献的进取及奉献精神。

    我还想向大家扼要的讲我们学校这十几年来所发生的重大变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在十年内乱受到严重破坏的基础上着手恢复、整顿、调整、发展、提高等阶段,既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坚持改革开放政策,学校各方面都发生了新的变化及进步。为了适应世界范围内兴起的技术革命,提高培养学生的全面素质更好为国民经济发展服务,学校在结构上作出了较大调整,扩展了专业面,鼓励学科交叉,新建了理学科、经济管理、文科等学科,在对基础工业方面的专业进行新技术的运用和改造的同时,加强了能源、信息、环境、生物、材料等高、新技术学科的建设,使学校从一所多科性工业大学逐步发展成以理工为主的综合大学。为实现高层人才的培养基本上立足于国内,在教育层次上最大变化是在本科生数保持不变情况下,大大扩充了研究生的培养数量。加上今年6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召开的学科评议第四次会议通过的新增硕士学位点15个,博士学位点9个,全校硕士学位授予专业将达98个,博士学位授予专业达63个,博士生导师将由125名增加到181名。

    学校大规模开展科学研究不仅为科学发展及国民经济建设直接作出贡献,也为研究生的培养提供了比较好的学科基地。

    学校无论在本科还是研究生培养工作中,从招生、培养、考核到分配作了一系列改革,我们有把握说在学生培养的知识结构及能力方面都有了较大提高,能基本上适应国家建设的需要。

    但是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这几年学校工作中也有失误及缺点,较严重的问题是这几年来我们在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中有削弱,德育教育比过去弱了。去年在北京发生的这场严重政治斗争给了我们很大教训。去年我们集中力量在全国50个单位对将近1000名毕业生(包括28名研究生毕业生)作了详细调查,得到的反馈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主要反映觉得清华的毕业生的表现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具有明显的优势,而一些表现不够令人满意的重要原因并不是他们没有能力或者智育水平不适应,主要是工作态度、责任感及事业心问题。有一些单位我们过去的毕业生在当领导,他们说他们感到很不好意思。产生这些问题我们是有所感觉的。近来我们不断收到一些单位的来信,我们也看到的确有一些同学政治思想上的表现是很令人失望的。

    这一年多的反思给我们敲起了警钟。学校根本任务是培养人,而检验的标准就是社会的评价。就是在社会主义建设各个岗位上的考验。

    今天在开学典礼上我着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就是希望我们共同努力,要成材,成为对国家建设有贡献的力量,这应该是我们共同的意识。你们比大学生应该更成熟、更多要靠你们自觉,应该要明确一些。学校在这个问题上态度是明确的,思想问题我们主张采取民主的讨论的方式不能强求统一。但牵涉到校规校纪无论是政治性或其他性质的我们一定是严肃的。我去年收的一个博士生,我总觉得他心思没有放在学习及研究上,我告诉他给他选的题目是大有可为的,应该珍惜这机会好好做研究,但哪知他鬼迷心窍,生活作风上不道德。我态度很坚决,再找我哭鼻子也没有用。过去有过一学生,勒令退学了来找我说要改,我说你改可以,过去也有过这样学生,毕业出去的确改了,我还动员他再来读博士生。这说明一个人道路是自己选的,外界条件差不多,你们要珍惜这个机会。

    你们又是研究生,要给大学生们做出榜样来。我相信大多数的学生注意搞好工作学习,利用这环境好好作为,不排斥少数人只是为了解决户口问题或在出国前在清华做个跳板,走什么道路只能是提倡,不能强制。年青人有很多选择,但我要说明至少应该遵纪守法,另外我们要倡导什么是清楚的,我们国家还很不发达,问题也很多,要靠我们努力。我最近看到一个材料,关于柴达木盆地,我国油气资源非常有前景,可能能与中东的大油田比,但条件艰苦极了,沙漠,但因为下了决心,上万大军开了进去,各地油田支持。说到航天我们很骄傲,但多少知识分子工人,离开了大城市,多年战斗在山沟里,而且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想到他们,我们应该想想自己作了什么贡献。有个别人说起来,好像国家人民不知欠了他们多少。我这次去美国开会与一些人座谈,就有这样的人,自以为是,指手划脚。我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我们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甚至错误,但我要明确地说是我们在建设国家、在建设学校,中国的振兴和富强最后要靠我们这些把根扎在国内的各条战线的人,我们应该是受到尊敬的。

    在学术上清华有好传统,我们归纳为“严谨、勤奋、求实、创新”,研究生要更多强调独立工作能力,强调在继承基础上的独创。我在开学典礼上讲这些话,你们不一定都赞成,但你们可以想一想是否真有道理。